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尖刀上的刀尖

发布时间:2020-03-04 06:22:01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南国利剑”特种部队

尖刀上的刀尖

文/特约撰稿 何审洹

在解放军的序列里,特种兵是一支身份特殊的兵种,无论是作战还是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特种部队都是一把不容忽视的“尖刀”。而作为解放军现代化之后最早建制的一支特种部队,素有“南国利剑”之称的广东某部特种作战旅,无疑是“尖刀”中的“刀尖”。由于军种的特殊,在外界眼中,这支部队一直颇为神秘。今天就让我们走近这支神秘的部队,看看这支队伍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它的精兵强将是如何练成的,其成功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艰辛历程?

两年走上正规化

上世纪80年代世界新军事变革风起云涌,为了顺应世界军事潮流,中央军委对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开始重新定位。为了应对未来可能在周边爆发的短时间小规模高科技战争,中央军委决定开始组建和发展特种部队。1988年,在我国岭南一片长满荆棘荒草的洼地上,解放军第一支具有实验性质的专职特种部队悄然成立。说是试验性质,是因为在当时解放军对“特种作战”的认识还处在“雾里看花”阶段,对如何建立一支特种部队更是没有任何经验。尤其是当时解放军序列里并没有类似的部队可以借鉴,部队机制的建设以及最基本的训练体系都要从头开始摸索。而在硬件上,这片荒芜的洼地上一没有营房,二没有训练场,更别谈什么配套的水电设施了。面对这种一切均从零开始的局面,这支军队年轻的建设者们并没有气馁,不知训什么,就以培养战士的特殊意志品质为主,在不具备全训条件的情况下,就以练耐力和抗打能力作为突破口;没有营房和训练场,那就白天训练,晚上自己动手盖。于是,从到达驻地的第二天开始,这支部队的官兵们就一边建设一边利用简陋的条件开始了艰苦的训练。

在两年的时间里,他们从仅是基本体能的训练慢慢摸索出一套高强度、全方位的综合训练,其中包括各种轻重武器的使用、排雷、照相、伞降、通信等技能训练;还有渗透、袭击、伏击、破袭等战术训练;以及外语、地理、主要车辆驾驶、野战生存等特种训练。在两年的时间里,他们在缺水无电的环境里,在完成甚至是超额完成训练的同时,利用业余时间完成了1万多平米的营建任务,除了战士们居住的营房外,还初步建成了平战两用作战室、侦查专业训练场、伞降训练场、综合射击场、战术训练场等基本建设。

也正是这支部队的高速成长,有人曾戏称他们的成长为军中的“深圳速度”,但他们不仅是一支高速成长的军队,还是一支高质量快速成长的军队。仅用两年,所有的战士都会使用手枪、冲锋枪等十几种轻武器;绝大部分战士能操作无座力炮、迫击炮、火箭筒等各种轻重火炮;有半数以上的战士能驾驶坦克、装甲车、卡车等多种车辆;有1/3的战士能随机跳伞执行空降作战任务……而总部领导还根据他们的训练大纲,形成了“部队训练大纲”,并正式颁发执行。

如此高效的成长,让他们在总部和军区的考核中,次次都是优秀。他们的成绩,不仅得到了总部和军区首长的肯定,甚至还一度在地方上引发了参军热。1991年3月29日的《解放军报》曾刊文专门介绍了“南国利剑”特种大队,在外界引起很大反响。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吸引了众多“粉丝”。当年10月征兵工作开始的时候,要求到这支部队当兵的信件从全国各地如雪片般飞到广州军区信访办工作人员的手中。甚至还有“粉丝”不远千里跑到军区驻地明确表明要到“南国利剑”当兵。

二十载锻造利刃

部队建设逐步走上正规,部队的下一步发展也被提上议事日程。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部队领导意识到未来战争是陆、海、空、电子四维一体的战争,仅靠强健的体魄和无畏的精神未必能取得最终的胜利。要想在未来能打仗、打胜仗就必须要推动战士由体能型向知识型、智能型转变,军官由技能型向战术型转变,指挥员由单一思维型向综合思维型转变。只有这样,这支新生的部队才跟上世界军事变革的脚步。未来的发展方向确定后,“南国利剑”特种大队的领导班子开始多管齐下去推动这三个转变。

首先,从学习抓起。在“南国利剑”特种大队的领导心中,要想明天打胜仗,首先要打赢“书桌上的战争”。在这里,如饥似渴的学习从上到下蔚然成风。特战旅的党委班子在本级培训率和新装备操作培训率上均达到100%,人人具备8种以上作战技能。正是在他们的带领下,战士们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和应用高科技知识也已形成一种风气,计算机、摄影摄像、外语、航空图片判读、侦察通信器材和GPS全球定位系统的使用等等,已经成为官兵们必备的技能。

特种大队还结合未来高技术战场特征,充分运用现代高新科技装备,先后配发了以全球定位仪、无人驾驶侦察机和电视传感系统等高新技术装备。并根据新装备的特点和性能,充分考虑高技术条件下战争的特点,设计了山地丛林作战、海岛抢滩作战、空降破袭作战等30多个复杂的战术课题、探索出了10多种有效利用新装备优势的新战法。

大队官兵们不仅学习新知,还自创了很多新技术,先后有100多项创新成果在这里诞生并在全军推广。其中,他们发明的连贯阶梯爆破技术,在部队推广后爆破作业能力成倍增长。他们还摸索出82无后坐力炮单人操作新程序,开创了特种部队运用直升机携带重武器单环节下降的先河。

其次,引进来、走出去。“引进来”就是广纳贤才。士兵在从每年地方应征入伍的青年里直接征召和从军区范围内以及部队范围内选拔“好苗子”两手抓的同时,加大征召大学生士兵的力度。而军官的选拔在主要从军队院校毕业生中挑选的同时,还从地方大学招收专门性人才,并注重国防生的引进。目前,“南国利剑”干部的主要成分是本科生和研究生,士官90%具有大专以上学历,士兵中本科生的比例在不断加大,专科生也占到30%以上。

“走出去”就是利用一切机会让官兵们走出营门、走出国门去学习。大队先后派出几十名官兵赴土耳其、厄瓜多尔、委内瑞拉、以色列、智利等国家留学、交流。另一方面积极和外军进行比赛、联训,如:“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比赛、中泰陆军特种部队联合训练,通过和外国同行们的近距离接触,把国外特种部队的先进经验带回来,结合自身的特点,研究出新的集训法、战法,从而提高了特种部队的训练、实战水平。

2009年“八一”前夕,“南国利剑”特种大队正式扩编为全军首支三军联合的特种作战部队。至此,这支可以实现陆海空三栖作战,熟练掌握了驾驶实施远程空降作战、运用全球定位仪等高新技术装备进行远程侦察以及潜水航渡抢滩等现代军事技能的军队,已经彻底实现了三个转变,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化特种部队。

“魔鬼训练”出精兵

从2000年以来,“南国利剑”特种部队连年都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多次被广州军区和集团军评为“全面建设先进旅团”,先后有近200名官兵在军区、集团军组织的比武中夺魁。对于特战队的官兵来说,取得这样的成绩就是对他们训练时流的血和汗所给予的最大肯定。

众所周知,特种部队可以说是所有军种里面训练最苦的,“南国利剑”特种部队也不例外,其“魔鬼式训练”的“苦、累、狠”更是闻名全军。作为一支“三栖劲旅”,“南国利剑”官兵每天的训练量远超普通野战部队的战士。在服役期间,战士们除要完成陆军部队一般训练课目外,还要涉及60多个海、空军训练课目。其中还包括直升机小速度跳下、海上武装泅渡、潜水、特种射击、孤岛生存等10多个险难训练内容。要完成所有这些训练科目,至少需要3年时间,而战士们每年训练至少不低于300天,其中每年还要包括至少半年的野战化训练。也就是说,“南国利剑”特种部队培养一名合格的特种兵,最短也需要耗时三年。

可能通过上面的那些数据,大家对“南国利剑”的训练感觉还是不够直观,究竟这支特种部队的训练“魔鬼”在哪里?或许我们能从该旅2012年树立的模范典型,十八大代表刘珪所在连队的训练中窥知一二。在刘珪的连队,“魔鬼训练”是必修课:凌晨4点半,首先进行10公里武装越野,队员们需要负重25公斤,到达终点后,立即进行6分钟200个仰卧起坐、4分钟200个俯卧撑。10分钟早餐后,紧接着再进行3小时的钻蚂蚁窝、爬懒人梯等意志障碍训练。而所谓的钻蚂蚁窝就是3个直径约一米的弹坑,跳进去再爬出来,连续3个;懒人梯听起来好听,实际上练起来很难。简单来说,就是抓着绳索纯靠手劲爬上一个10米多高、斜坡达到60度的梯形平台,而在可以借力的斜坡上铺的是长满苔藓的鹅卵石,稍一用劲就会往下滑。其实,就像人们常说的,通往成功的道路没有任何捷径,在“南国利剑”特种大队每个战士的“绝技”都是苦练的成果。刘珪所在的连队,一个踹门动作每名官兵就练了2000多次,踹烂了60多扇门;一个手枪踢枪上膛每人至少练过5000下。

20多年来,“南国利剑”特种部队先后有10多名官兵在军事斗争准备和执行任务中牺牲,200多人受伤致残。在“南国利剑”特种部队官兵的心中,“拖不垮、打不烂的优秀特战队员是在战火中造就的。”而他们正是以此为信念,践行着自己的使命。

心电图纸

依维柯b型房车

banning

高空作业安全操作规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