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数字音乐销售一种烧钱照明的走法

发布时间:2021-01-20 12:02:15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以太合麦田引发的“新数字音乐模式”搞得沸沸扬扬,从登场到收场,我们看到其概念的、形而上的意味更多,而实际内容与操作却值得商榷。 动用了“软银”的大把银子,启用了包括大运营商、大门户网、大SP——中国移动、搜狐、百度,TOM、腾讯等——巨型渠道与平台资源打造的“联盟”,开展了强大的媒体宣传,但李宇春《冬天快乐》的单曲销量却并不“快乐”,反入“冬天”。其高峰处不过12万RMB收成,而最终满打满算也只卖出了20余万首,获得了“几十”万的收成,离宋柯当初接受采访时并不“豪迈”的百万目标竟还有不少距离。虽然这种销售模式从局部上看成本要比传统渠道低上很多,但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看无疑是一种昂贵而失败的尝试,仿佛高射炮打了蚊子,核潜艇战了沙丁。 于是,当草率的,倍受指责的MV过后,接下来还是李宇春的CD,宋柯又回到了一条已经荒芜的老路上。这样来做传统的“文化苦旅”还行,但要做数字音乐的“丝绸之路”无疑就会蚀本。 如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已经不算什么。因为螃蟹味美无毒,香嫩可口,最多的危险只是把嘴划破而已。现在讲究的是第一个吃河豚的勇气和技巧,不死不伤才算本事。 数字音乐虽起步迅猛,但尚未及高峰,大概真正的经营者会将一碗饭吃净才开始吃下一碗。宋柯不同,他是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有线无线一起抓,单曲专辑一起上,看上去胃口很大很好,但势必锅里的难吃舒坦,碗里的也成了馊饭。一个刀郎买断了三年,却只做了一年,第二年我们就连刀郎的影子都不见了。今年他终于“出山”,但又是一张叫做《大敦煌》的CD,其风格把式还是那条老路,要想重显当年风采委实困难。 宋柯似乎正在扮演一位穿着长袍马褂的革命者形象,热热闹闹的“新数字音乐模式”过后,依旧还是这个或那个的CD,仿佛一个老贵族对布满蛀洞的丝绒外套的迷恋。也许这正是“CD英雄”们习惯或无奈的选择。 不妨我们再回头看看“新数字音乐”T台上首先登场的几位。满文军被开发已久,再没有多少“剩余价值”;阿朵虽然年轻,但水土不服,又曾“野蛮开采”,所以价值待考。时下李宇春最火,但到4月就要开始海选的新的超女出现后她又会怎么样?不得而知。张靓影说得对:现在的火是正常的,保持艺术生命力才最有价值。 李宇春确是奇迹,但只是2005年的一个奇迹,就像2004年的刀郎一样。奇迹本来不会很多,而奇迹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消失得很快。届时,整个“联盟”如果只等米下锅,就是件很尴尬的事。所以,这个豪华“联盟”的存在价值及未来手笔我们一时还看不分明。 老字号的京文唱片毅然丢弃了一向引以为傲的CD,将业务全部融入互联网及无线通讯领域。它与无限艺能的合并名义上是下嫁,实际上是一种抉择,是与传统音乐产业告别的选择。艺能京文CEO杨春旭执意要将“TMT理念”贯彻到底。 还有主动放弃CD,率先做起CP的北京龙乐公司,它在无线增值领域品到了比在音乐圈更甘甜的美酒。龙乐CEO李凡索性连作曲专业也荒疏了,常面对彩铃流量页面,乐得财源递进。如今,他们又获得了全网SP资质,形成了真正意义上“C+S”一条龙模式。 相比宋柯,他们更像精明务实的商人。而一向自称“商人”的宋柯这次却致力于搞起数字音乐销售的“大跃进”来。经验告诉我们,“大跃进”的外观或许明显,但结果只有蚀本。 宋柯是在和谁竞争呢?是和一个虚幻的名头,一些假想的敌人,一个他自己积淀很久的欲念。他对iTunes的音乐销售模式早已垂涎三尺,眼里也就多了些所谓的“战略意义”。 苹果的iTunes的确是全球最成功的付费音乐样板。自2003年至今,iTunes在音乐下载上的营收就达10亿美元,几乎是独立地在与无线增值业抗衡。但iTunes绝非一朝一夕建成的,更不是在沙地上建成的。没有良好的技术与用户传统的保证,没有水到渠成的“软环境”,没有令人趋之若骛的“硬通货”垫底,宋柯只好缓下脚步。 现实与理想间总有距离,否则就成了“花儿”与别人作品之间的关系。“花儿”可以很方便地将别人的东西拷贝到自己名下。但iTunes模式的复制自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以我们的现状,建立这种模式的难度可想而知,或者说干脆就是不可能的。 从《冬天快乐》的销售开始,就不断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出现——确认码及密码长而烦琐,下载过程中刷新页面便丢失数据,付费方式单一,无法在便携mp3上播放,“1+N”服务遭受质疑,YAHOO的盗版……等等。 以往的年代,发烧友们可以冒雨跑上几条街去买一张唱盘。但现在要他们只是坐在电脑前多做几道手续就很困难。当然这也有两个原因:一是眼前正是我们音乐的荒年,实在没有更多使人感兴趣的歌曲;二是对用户而言,技术手段依旧不够灵便。 时机成熟其实也简单,就是一个基础,两个标志。一个基础当然是盗版的基本绝灭。而两个标志则是付费方式的多样可靠与下载方式的便利迅捷。在这一切之上则是用户体验与习惯。 正因为时机并不成熟,所以这种模式尚无成功先例。以前华旗资讯、网蛙、九天等诸多网站也曾谋求向付费音乐下载方向靠近,但它们都因亏损而放弃了。在数字音乐市场,这还是一座处女峰,而所有跃跃欲试者都只在半途。宋柯在美金的支持下比他们走出了更远,但是否就达到了目的呢?显然没有。 不可否认,这毕竟是一个诱人的方向,所以难免会有许多实力超群并蓄谋已久的关注者与实践者。 3月,A8集团宣布,其网络“音乐超市”正式开张。至于建到了什么程度,今后将会建成什么样子,我们还需拭目以待。但它最吸引人的方案我们已经看到了——就付费而言,用户可通过手机、银行、互联星空、IVR、邮局汇款等多种方式;下载方式呢?可单曲可包月,可电脑可手机,只要便利就好。 我们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群服务生在“A8超市”叫喊着:“哎看一看瞧一瞧啊,微软最新加密技术啊,海量作品啊,既保音质又保版权啊,单曲5毛包月15啊……” A8财大气壮,动用1000万美金来打造这个超市,刘晓松说:“我们就是要打造像苹果iTunes这样的模式,并计划在明年实现真正盈利。”这种靠大投入急速推广,以最快速度达到盈利线的做法是否成功,我们明年见。 A8超市的规模据说是四大及其他唱片公司30至50万的歌曲,再加A8的几万首原创歌曲。但很明显,摆在刘晓松面前的问题与摆在宋柯面前的问题是一样的。就是两个:一,谁会掏那5毛钱或15块钱;二,假如能从别的渠道免费得到为什么还要掏钱,哪怕一分。这也正是刘晓松的忧虑所在,所以他一面强调要了解“用户体验”,一方面又对盗版心有余悸。 单从目前来看,数字音乐销售正是一种烧钱照明的走法。往往,前驱者的意义就在这里——或许他们照亮的是别人的路,或许他们照到了此路不通。 想“新数字音乐模式”出阁之初,宋柯何等豪情万丈——“我要改变音乐工业在中国的方向!”。一位纯情歌迷也在《冬天快乐》发行前夜如是写道:“就在今晚我分明嗅到了一个时代跌跌撞撞地来临了。尽管数字音乐的大门只小心翼翼地挤开了一条缝,可就是这条缝的开启,预示着一个时代将会以加速度的形式汹涌而入!” 但还是让我们欣赏这份激情吧。

龙城烈焰

天将传OL官方版

洛奇英雄传永恒安卓版

三国群英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