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签证的徘徊图

发布时间:2020-03-04 17:32:07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本刊记者吴凤思

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从1993年9月26日《北京人在纽约》首播日至今,20年过去了,可叹这句话还是那么经典。

只是,如今走出去已不再是什么难事了,越来越多的九江人在公安局出入境办证大厅徘徊、等候。不过,他们不全是为了出国游而来,还有一小部分焦急等待出国留学的签证审批。

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

记者从九江一些中学了解到,近两年,学校每年都会遇到高中生出国留学的实例。在留学人数不断增长的同时,九江也有些家庭正在考虑移民。

可叹这又是一个移民的时代。据统计,我国在海外的侨民和族裔数量已居世界第一,并且中国正在经历第三次大的移民潮。而天堂和地狱的隐喻也随着走出去的人越来越多而变得更加复杂。

1990年的李露一个人在新加坡生活了三年,对于新加坡的生活早已适应,但是随着离家的时间越长,远离家乡的空虚感反而变得愈加严重。更感伤的是,前不久她刚刚和男友分手,五年的爱情长跑终究还是抵不过分离。他希望我回去,但是我很想留在这里,至少现在我不会回家,她说,她喜欢外面的世界。

在E-mail中,她回忆起在国外的生活。三年前,学电子专业的她,在家人的帮助下,成功以劳务输出的形式去了新加坡一家电子厂做芯片技工,当时,真的很不习惯,一下飞机就感觉晕乎乎的,那地方太陌生了。其中最大的不适便是来自于内心的孤独,李露透露,虽然新加坡的华人很多,芯片工厂的华人就更多了,但她还是花了很长的时间适应这个公民意识极强的国度。

其实,我们的生活和富士康工厂的情况差不多,流水线作业,唯一不同的,我们是在国外,一样的举目无亲,一样是一个人同平凡琐碎的生活做抗争,这对于人的适应能力、独立承受力都是个挑战。她在信中写道,虽然新加坡四分之三是华人,但是这儿并不提倡华语,这里的国语是马来语,而社会通用的是英语,新加坡人的教育用语也是用语,接下来才是华语和泰米尔语。她说,语言很自然地把我们与当地人隔离开来。

这种感觉在法国留学生王功龙身上就更加强烈了。在巴黎一年半时间,他还是常常被语言打败。生活中,总是需要比划几句夹着英语的法语。最头痛的是耳边时常飞过一连串的法文,似曾相识却没法捕捉进耳朵里。求人问路,话到嘴边,还是恨不得直接用中文来表达。

他说,刚下飞机的时候,连出口都找不到,路边的指示牌看着有点面熟,但却不知道它们的意思。到了住的地方,虽然没有地下室那样阴暗,但一间仅10平米的小屋里,放下一张床兼书桌、饭桌以及做饭用的案板后,转个身都需要技术活。他边工边读,还经历过一段餐厅切菜刷盘子的黑暗日子。

不过,这些陌生并不影响他们在国外的生活。李露还是觉得,新加坡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这里人的生活用一个词来形容,安定。在这里,政府几乎规划好了人的生老病死等等。从小孩出生到上幼儿园,再到老人存养老金,从买套房子这样的人生大事,再到丢个烟头这等不起眼的小事,政府都在事无巨细地照顾着民众的生活。整个社会像极了一台精密运转、零部件配合默契的大机器。生活也像她组装芯片一样简单、有序,只是有些过于反复与枯燥,更多的时候孤独占据了她的生活。

九江青年留学的日子

1993年,《北京人在纽约》把一个出国淘金的梦种在国人心中,20年过去了,移民潮一波一波地递进。这个淘金梦的形式也变得更加多样化。

记者从九江出入境体检中心了解到,近几年来,随着经济的逐渐好转,九江出国的人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办理旅游签证出国,并且出国的人也越来越低龄化。而出国劳务、出国留学的人约在每年2000人左右。

王功龙也只是其中的一位。在我的同学圈里,出国留学的就有6、7个,有去日本的,也有去荷兰、冰岛的,大约三个同学在美国。他说,留学是他很早就立下来的志向,也可以说是留学梦吧,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要出国读统计学硕士,因为我修的是一个纯理论研究型的方向,这在国内基本很难找到工作,当然起初这些我并不了解,留学也只是摆在我面前的一个机会,所以我可以体检一段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经验。

王功龙告诉记者,2011年,他从南昌大学财会专业毕业时,有一家重工企业来南大招法国定向硕士研究生,导师推荐了他。就这样他实现了他的留学梦。

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是这样,每个人其实都是在为自己的出路而战,而非简单地归结于某个宏大理想。实际上,虽然海归回国后的第一份工作的年薪普遍不高,但是他们加薪的潜力很大,工作了三四年之后差距就很明显了。

在法国,王功龙的留学生活也并非全然地一帆风顺,且不说法国菜是否吃得习惯,就是他三点一线边打工边读书的生活再艰苦,他都要忍受着蔬菜加冷面包,直到他通过法文大关,顺利完成他的课程。我只想早点通过毕业论文,就可以早点回国找工作。但是这个看似朴素的愿望,并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太多的留学生来到这里,一待就是五年,十年,很多时候,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回去,而是他们根本回不去,因为他们根本没能通过硕士生论文答辩,王功龙说,他不想成为毕不了业的留学生,所以他每周至少会在图书馆通宵两个晚上,他加倍地努力,为的就是顺利地拿到海归的升值筹码,再回到国内发展。

在留学的路上,大多数九江留学生都在徘徊。他说,有很多人都羡慕留学生活,羡慕他们走在异国他乡的梧桐树下,羡慕他们伸手就能碰到这个尖顶大教堂、巨石修道院、浮雕宫殿组成的世界,但是这些经历只有体会的人才能懂得其中的滋味。

东西文化碰撞早就不是最大的隔阂,王功龙说,最大的难题是出路在哪里。

梦想到现实的距离

去年,参加高考的人数较之以往有所回落。中国教育部表示,人数下降20%的原因是留学。中国大陆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地。近5年约有80万海归回国就业,就业形势堪忧,不少海龟成为了海带。国人每年花费数十万元出国留学,学成归国后却与国内土著的薪资水平相当,是目前国人留学后遭遇尴尬的真实写照。但是,选择出国留学的人还在持续增长中,九江也是如此。

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副秘书长宗瓦说,去年中国近40万的留学生中,公派生只有2.5万人,自费生超过了37万人。

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选择出国留学?留学后的日子好么?出国留学意义何在?

王功龙说,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不能代替别人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想说,梦想到现实总还是有些距离,留学并非每个人都适合。

他的同学周天球恰在白宫隔壁的美国华盛顿大学留学。在这方面,他有着和王功龙完全不同的见解。与其在家乡完全成为一个陌生人,不如去到更远的地方,他认为,留学并不是为了找工作,留学的经历,学会的忍耐、成熟、坚强、奋斗,获得的学历、见识,这些都是一生的财富,是金钱没有办法衡量的。

他说,如果留学生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在美国找到了工作,在美国可以呆6年,在工作中可以申请绿卡,我想我应该会留下来坚持我的梦想。比起法国的王功龙,学国贸的周天球更容易留在美国当地就业。

曾在澳大利亚留学九江姑娘张倩,现在是澳大利亚一家留学机构的留学顾问。她也指出,在考虑投资回报的前提下,为了留学而留学不可取,许多高考失败或成绩不理想者试图通过出国留学的迂回策略来提高自己身价,这是一种不理性的出国热。许多前期知识技能掌握并不充分的国内学生即便通过留学拿到海外学历,也会被竞争日趋激烈的就业市场所淘汰。她建议,如果要出国留学,理性选择针对自身素质需要的留学产品及留学一站式服务的解决方案,对留学后的个人就业竞争力的提升都增添了重要砝码。(吴凤思)

临沂制做防静电工作服

临沂制做防静电工服

枣庄西服订制

枣庄订制防静电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