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外国政要译名背后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07-13 18:07:57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中国人盼望着奥巴马,走下空军一号的却是欧巴马这个笑话缘于2009年11月12日美国驻华使馆发布的一款关于美国总统首次访华的纪念海 报。海报底部写着美国总统巴拉克欧巴马2009年11月首次访问中国的纪念海报。随后,百科词条中多了欧巴马一项,许多人不明就里到底是奥 巴马还是欧巴马?外国名人政要的名字又是由谁第一个翻译?标准是什么?

政要译名不可随便改

现任美国总统的全名在新华社的译名库里是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这一姓名自2004年11月3日一直沿用至今。对于海报上的字样,美驻 华使馆解释说,欧巴马的译法更接近英语发音。美国驻华使馆新闻发言人史雯珊介绍说,对于以前欧巴马和奥巴马两种译名混着用的情况,美国政府正 在规范总统中文译名,今后将统一使用欧巴马。

但中国的翻译工作者们似乎不那么认同。中国外交部外语专家、外交部翻译室前主任过家鼎也指出,按照惯例,已经沿用一段时间的译名不会随便更 改。译名室负责人表示,奥巴马这个姓氏在非洲国家肯尼亚的一些部落很普遍,这么多年一直这么翻译。如果他改了,那个家族的名字都会受影响。所以,除非 通过外交途径强烈要求,奥巴马这次想改名很难成功。

洪森还是云升

实际上,关心自己中文译名的外国政要还真不少。

2003年,被西方称为强人的柬埔寨首相洪森宣布将其中文名字更名为云升。当地有报道说,金边的一位华人占卜师也为首相的中文译名发 表了看法,认为云升比洪森的寓意好。为此,柬埔寨方面通过中国外交部致函新华社,表示希望新华社今后对首相的改名予以理解。改名之后,麻烦却 接踵而至。当时华文媒体亮出云升这个名字后,许多读者就不断打电话询问柬埔寨是不是换了新首相。更要命的是在政府部门颁布一些具法律效力的文件中,两 个名字竟然同时存在,一些法律上的麻烦就不可避免。果然,不到一年,新华社便收到外交部来函,通知恢复洪森的原中文译名。

但偶尔也有例外的。比如法国总统萨科齐的名字就经过改动,原名萨尔科奇经法国政府要求改成萨科齐,他的夫人也由布吕尼改为布鲁 尼。由于名字改动时,萨科齐刚刚当上总统,影响力远非今日,所以没有形成很大的冲击。

小译名,大学问

一般来说,外国领导人的姓名翻译工作是由中国唯一的综合性译名单位新华社译名室来完成。

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新华社译名室便开始管理起全世界的人名。几名译员天天要和罗马字母、英文字母、希腊字母、韩文音节、片假名和平假 名搏斗。凡是在中国内地的报刊、书籍、广播电视中露面的外国人名,都与他们的工作息息相关。所以,该译名室也被人称为国外人名信息进入中国所遇到的 海关。

在翻译过程中,译名室强调的是音译为主、名从主人、约定俗成原则。例如许多驻华使节喜好起地道的中文名,比如历届美国驻华大使,从恒安 石、芮效俭、尚慕杰到如今的洪博培,每个人都早早定好了自己的中文名字。而随着中国在国际上地位的不断提升,许多国际政要也赶起时髦。北约前秘书长夏 侯雅伯便是把外国人名在前、姓在后的习惯颠倒过来,加上中国化的音译而成。尽管从科学角度考证,有些译名不符合标准,但由于已为中国人熟用并耳熟能 详,改了反而不易被接受,容易产生歧义且引发争议,便仍保留旧译:比如凯瑟琳女皇为叶卡捷琳娜,萧伯纳不必改为伯纳萧,仲马不必改为杜马,安徒生不必改 为安德森,拿破仑也不需要变成纳波里昂。

互联网带来的难题

2008年,译名室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两个星期内,译名室的七人小组要为参加北京奥运会的36000位外国人翻译正确的中文名字,甚至连马匹的名字也需要翻译。其间,译员们经常碰见土著语甚至光怪陆离的民族语言。比如柬埔寨的姓名是姓在前、名在后,并且贵族有姓而平民无姓,老挝则相反; 也门前国王正式用名有11段,真正的名字是第七段的艾哈迈德。

在长期从事这项工作的工作人员看来,翻译人名本身就不一定要死抠规则,遇到特殊情况未尝不能根据大众的喜好来选择译名。比如NBA著名篮 球运动员科比布莱恩特,根据规则应该翻为科贝,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新华社的数据库里录入的是威廉盖茨。

与这些艰巨的翻译任务相比,让译员们更头疼的则是外界常常望文生音。最典型的是拉丹和拉登译名之争和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被错翻两 个例子。拉登是媒体根据英语发音译的,但拉丹的名字来自阿拉伯语,阿拉伯语系里根本没有登这个音节,所以只能译成拉丹。绍罗什错译成索罗斯也 是同样的原因,因为他是匈牙利人,按照标准应该翻译成绍罗什。

这些都被译员们戏称为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弊端。译名室的权威性在信息如此畅通的年代开始打折扣,许多不严谨的翻译流传到网上很可能 造成很大的影响。一词之立,旬月踌躇,如何更好地实现译名统一,是他们如今深思的问题。

衡阳订制西装

南充西服定做

松原制作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