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第五届CSA大会闭幕式五大分论坛点评棱边毛茛

发布时间:2020-10-18 14:43:15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第五届CSA大会闭幕式:五大分论坛点评

专题报道: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

吾谷网讯 由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小毛驴市民农园)承办的“第五届全国社区互助农业(CSA)暨有机农业经验交流会”,于2013年11月1日—3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在本次大会的闭幕式上,来自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亚洲理事会的周泽江先生以及四位论坛主持人对各分论坛内容进行了点评,以下是其精彩内容:

分论坛一:多元主体与参与式保障

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亚洲理事会的周泽江先生

周泽江:下午好。会议开的非常的紧凑,但是非常的有效。这样一个会议,能有这么多人从四面八方来,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这种会议和我们平时参加的有一些会议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我们分论坛的主题叫做多元主体与参与式保障。我们一共有8位代表发言。我分头介绍一下,包括山西永济蒲韩乡村社区理事长郑冰女士,我们大家也向她学到了很多东西。她主要讲的是农民组织化和生态农业发展中的自我监督的内容。她讲到我们农户守护的是自然多样化和自由。她介绍了很多的经验,另外,她又特别强调了三农和资金要滴血验亲,就是说大家双方一定要理念相同,而不能仅仅是为了钱。她强调了服务服务再服务。第二位发言者是下面小山羊茶园的发起人王平年,他是东南快报闽南中心的主编,作为一个媒体人,积极参与到这个工作当中去,也取得了不小成果,他从认识产农,到最后是组织茶农,把茶农的茶叶放到网络平台上,通过媒体网络实施参与式的有机保障,这又是一种模式。第三位是河南登封的归朴农园的创办人王宁先生,他介绍了河南省的返乡青年互助小组的组建过程和经历,他说我们那个年代的知识青年是战天斗地,而现在大家都在搞生态文明了,这是一个大的进步。现在他又很有体会的说60后、70后是中坚力量,也是很有道理的。他也介绍了他们的经验。我发现他们之中成功的人不少,有一些成功的经验也有一些失败的教训,他们也有苦恼。我的体会是他们要跳出河南,多交流经验会有帮助。他有一句话是“优秀的返乡青年和优秀的农民一样,也是稀缺资源。”确实如此。一个领头羊在社区里面搞社区互助农业,参与式保障体系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能人有奉献精神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在座很多都是这样的人,我们的工作才可以蓬勃起来。第四位是国仁城乡的严晓辉,他们介绍了小毛驴市民农园的经验。他们追求的绝对不是商业利润,而是维持一个平台,他们现在已经基本上做到了自负盈亏,这已经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我以前很担心他们帖钱工作,现在基本上做到了自负盈亏。

下半场常天乐和杨塞丹分别介绍了上海和北京的农夫市集的情况。北京有机农夫市集是一种参与式的模式,低成本多样化,建立在互相信任互相教育还可以提供农游互相交流的机会。他们给自己的农夫市集用十项指标打了分,最后他们自己打了74分。而且这里面有两个打的低分还是比较关键的地方,他们自己也感到他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有很多改进的地方。还有上海的农好农夫市集他们也有很多的经验和积累。他特别强调了消费者,这样的团体是团结的,他们有团结的力量,消费的力量和监督的力量。而这个团体又是一个宽容、理性、坚韧的特色,这个很重要。我们的有机的参与式保障体系里面这样的消费者才可以和我们配合的好。我们最后还是感到他们遇到的一些困难,和消费者的交流还是非常重要的,要加强这方面的交流。第七位发言人是周海燕,他是参与式保障体系研究会的秘书长,他们自己成立了一个参与式保障体系研究会,都是顶尖人士,只有一个退休的,其他都是在职的,他们做这么大的贡献,我们是非常钦佩的,我们缺少这样的志愿者,我们感到他们可以积极的参加国际的活动,他们在河北做了一个合作社参与式保障体系的试点,支持他们建设这样一个参与式保障体系,我们感觉他们可以继续和国际上多活动。因为他们这些组织者的外语都很好,国际交流的条件比较好。而我们现在正好缺少这方面的人才,包括常天乐他们也讲了,他们要在这方面多做一些贡献,我鉴于他们两个合作一下,我作为国际组织的人,但是我一个人力不从心,这需要大家一起来工作。最后一位是台湾的中华有机农业协会的创会理事长郑逢喜先生。他昨天介绍的参与式保障体系是一种类型,他强调的参与式保障体系是什么呢?是认证加参与式保障体系。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很多消费者对认证不相信,他要把参与式保障体系放进去,让消费者相信,另外这个体系还可以帮助农民,提高互助组织,提高他们的水平。

我有几点体会,第一,我们把社区支持农业改成了社区互助农业,这是一个理念上的升华。这强调了两个社区的同等重要性,就是城市社区和农村社区的同等重要性。在郑冰的发言人当中讲到了,农村人离开城市可以活下去,城市人离开农村人活下去,大家鼓掌了,从某种程度来说,大家是可以鼓掌的,但是我们从另一方面来考虑,大家互相都离不开,城里人离开农村人确实活不下去。农村人离开城市人你饿不死,但是你活不好,因为你现在离不开很多的东西。所以大家一种是一种互动互助互爱的兄弟姐妹的情谊在里面。就好象上午讲到的,农村的亲戚送鸡到城里,城里资助200块给他的孩子读书。我们强调参与式保障体系,社区互助农业不是否认认证,说实在话,我不是太感兴趣认证,但是并不矛盾,因为有的产品必须要认证之后才可以远距离销售,才可以根据国家规定进入市场。但是他们相互之间不是互相否认的。我曾经接触过一些人,对于认证嗤之以鼻,碰到一些认证机构的人也嗤之以鼻,这是不对的。我看了一下,我们今天在座的很少有认证机构的人,这也说明,现在认证机构还没有进入到这个阶段,他现在忙于养活自己,去挣钱,但是我们应该把这个概念向他们推。所以台湾的郑理事长已经明确了,他说很遗憾,一个大陆的认证机构人员都没有。我说我是的,他说你已经退休了。他希望我们的认证机构也可以参与到其中,我想这个是更进一步了。

另外示范不能只是奉献精神的示范。我们的示范要经过曲折磨难之后成为各个方面,至少要在一两个方面成功的示范。我们要给大家成功的示范,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经过很多的失败,但是最终我一定要有所成功,才可以作为真正的示范。

还有一点,我们讲参与式保障体系,社区互助农业,我们并没有局限在有机上。上午有一个提问者,他有一个建议,他认为如果说我们有条件做有机,如果没有条件不一定非要做有机,我们还有很多生态的,绿色的,无公害的都可以做成参与式保障的,都可以做成社区互助的。所以这个我也是很赞成这个东西。不要勉强,但是要努力,再全方位的推开。

我感到我们应该建议成立参与式保障和社区互助农业的全国性的联盟。特别是这里面还要关注偏远贫困地区,也要他们参与进来,因为我们发现偏远地区来的人很少,也有云南的,但是不多。

另外,我们的参与式保障和社区互助农业和国际接轨还远远不够,一定要尽早的全面和国际接轨,逐渐做到中国的参与式保障和社区互助农业能够被国际广泛接受和认可,并最终领先国际有机界。他们叫社区互动或者是支持农业,我们早上有人提出,温老师说是不是我们要叫一个新的名字,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比他们更超前,更领先。

很高兴这次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交流,我们的会场非常的热烈,从昨天到今天都非常的热烈。我还有一个体会,温老师的团队是强有力的生力军,是中国参与式保障社区互助农业事业成功的坚强后盾和有力的推手。谢谢大家。(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稿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成都治阳痿的电话

北京哪里能治好肝癌

治疗脱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