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青年汽车另有所图PSA金三角战略显形汕尾

发布时间:2020-10-19 06:31:30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P>&nbsp;<FONT size=2>&nbsp;&nbsp; 标致雪铁龙(PSA)在中国很快就要多出一个“亲戚”。   8月29日,德黑兰酷暑难耐。但身着正装的达萨加却非常兴奋,因为他花了18个月在中国展开的商务考察很快就要有结果。“20个月以后,一款名为萨曼德(SAYMAND)的伊朗自主品牌轿车将在中国山东投产。”达萨加说。作为伊朗霍德罗汽车工业集团(IKCO,以下简称霍德罗)的中国业务代表,正是在他和伊朗霍德罗汽车工业投资发展公司(IKIDO,霍德罗集团旗下从事汽车产业投资业务的公司)总裁马斯巴尼的努力下,促成了霍德罗集团启动投资中国的战略。   让霍德罗得以在中国落地的合作伙伴是青年汽车,但霍德罗敢于进军中国市场的底气,却来自标致。而在霍德罗的身后,PSA有望收获更多。   霍德罗“攀亲”   在国家发改委最近公布的一批获批的汽车产品目录中,久未有新车推出的贵州青年云雀汽车公司以一款编号为GHK7180的中级车入榜。“这是我们在资本重组后,引进国外技术推出的第一款新车,目前我们正在加紧产能改造以适应生产需要。”云雀公司办公室的人士对记者说。2004年2月,金华青年集团与贵州航天集团达成重组贵航云雀协议,此后,贵航云雀更名为青年云雀,青年集团借此获得了轿车生产资格。</FONT></P>

<P><FONT size=2>&nbsp;<BR><BR>  在获得生产资格之后,青年汽车最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技术支持问题。为此,青年汽车先后与富士重工、莲花汽车、标致等展开了技术合作方面的接触。实际上在与霍德罗的合资项目启动之前,青年汽车已经同莲花汽车合作,在山东济南启动了一个生产项目。   与此同时,就在中国的奇瑞、中国重汽等汽车企业开始在伊朗寻找投资机会时,霍德罗也开始准备进入中国市场。早在4年前,达萨加就曾与哈飞汽车讨论合作事宜,但最终没能谈拢。于是,霍德罗开始了与青年汽车的接触,并最终决定牵手青年汽车。“虽然这家公司并不是我们最理想的合资对象,但他们有轿车生产资格,也有合作的意愿。”马斯巴尼说。对于急切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的霍德罗来说,兵贵神速。</FONT></P>

<P><FONT size=2>&nbsp;<BR><BR>  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霍德罗集团将与青年按照各自出资30%和70%的方式建立合资公司,生产工厂选址山东泰安。“通过与青年汽车合资,我们计划今后将萨曼德换代车型PARDIS继续引入中国。”马斯巴尼坚持要让霍德罗旗下自主品牌在中国实现利益最大化。   霍德罗的总裁曼塔基表示,伊朗汽车工业发展自主品牌的策略有二:一是吸引权威汽车公司合作,引进技术;二是将外资技术进入成果转化,并以此为基础建立自主品牌。现在,霍德罗又试图通过进军中国市场,让他们的自主品牌达到新的高度。   青年汽车另有所图   “这款车首先将使用云雀品牌,在贵州生产。”青年汽车的人士似乎并不愿意完全进入霍德罗的语言体系。不过,有山东泰安方面的人士解释:在贵州生产的萨曼德是以技术转让的方式进行的,目的是要在泰安工厂投产前,测试中国市场对该款车的需求和接受度。   借道中国市场,实现自主品牌的突破式发展,这是霍德罗对于中国合资项目的主要诉求。但这种诉求却未必能为青年汽车所接受。   “既然是成立合资公司,就不可能只引进一款车和他的换代车型,肯定还会有更多的车型被引进。”青年汽车的人士说。甚至有消息称,标致公司已经默许伊朗方面将与其合作的车型转让给青年汽车生产。“与其说是青年汽车看中了霍德罗,倒不如说是看中了他们背后的技术力量。”有青年汽车的内部人士说,霍德罗对于青年汽车而言,最大诱惑就在于其深厚的标致背景。   虽然伊朗霍德罗集团已经同PSA、奔驰和雷诺等建立了合作关系,但对霍德罗发展起最大作用的还是标致。由于与法国标致实行技术合作,几年之内,其生产的标致405、标致206、标致RP车型占据了伊朗当地汽车市场60%左右的市场份额。并且霍德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车型,也都是在与标致进行技术合作后开发的。例如,萨曼德就是基于标致405车型平台开发的,其中嫁接了很多标致的技术。 <BR></FONT></P>

<P><BR><FONT size=2>  实际上,青年汽车早就有直接牵手PSA的意愿。为此,金华青年集团董事长庞青年曾多次赴法,与PSA洽谈合作事宜,只是最终没能谈成。与霍德罗合资,青年汽车绕了一个弯,最终还是与PSA间接地接上了头。   PSA“金三角”战略显形   对于青年汽车与伊朗霍德罗的合资事宜,PSA中国和神龙汽车方面都表示,此事与他们没有直接关系,不便置评。   但事情却并没有这么简单。前不久,神龙汽车宣布其第二工厂将落户武汉。这一消息终结了业界关于PSA的另一则传闻。此前有消息称,PSA在与哈飞进行合资谈判,但是随后,PSA总裁佛尔兹公开表示不会在中国再找合资伙伴,但哈飞和PSA还在寻求其他的合作模式,比如说利用哈飞的深圳基地升级为神龙的第二工厂。这一传闻出现的一个背景是,神龙尚处于扭亏阶段,不宜再斥巨资打造一个全新的生产基地。   事实上,作为当年“三大”轿车项目之一的神龙,至今仍要为扭亏而挣扎,这确实是一件让中法双方股东都非常头痛的事情。在这种背景下,不断有关于PSA有意在中国寻找新的业务支撑点的消息传出,也就不足为奇。佛尔兹虽然否认了在中国寻找新的合资伙伴的可能,但并没有排除通过其他方式与第三方合作的可能性。而作为此次中伊合资关键点的PSA,正在迎来新的赢利机会。   &nbsp;“直到目前为止,在伊朗当地行驶的萨曼德汽车仍配载标致发动机。”马斯巴尼承认,萨曼德在关键技术方面并没有完全摆脱标致控制。而在与青年汽车的合资计划中,同样包含了初期生产萨曼德车型需要从伊朗进口的标致发动机的相关事宜。“这是暂时的。”达萨加说,“从成本考虑,我们希望这款车80%可以实现中国本土配套生产,而在山东泰安生产的萨曼德车型,未来很可能借用东风标致配套体系来供应其发动机。”   一旦东风标致进入中伊合资配套体系,则意味着标致顺利实现了其在中伊两国的经营链条对接。自此,我们似乎也可大致勾勒出本次中伊合资的三方“利益诉求图”:伊朗霍德罗借中国市场打造自主品牌;青年汽车借霍德罗移植标致血统;而标致汽车则有望利用两国的组装生产、配套体系以及销售网络,实现中伊两个市场利益双线并进。 <BR></FONT></P>

黄骨鱼苗

外加电流

竞价系统

挡边输送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