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钢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钢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谭雅玲抗通胀应扩大投资板块增加回报率

发布时间:2021-01-22 04:17:24 阅读: 来源:螺旋钢管厂家

以下是演讲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的内容,如果作为一个投资者来说,应该会非常的关注,因为当下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美国两党驴象之争,美债到底会不会违约,中国经济还有软硬着陆讨论,世界总是会莫名其妙涌现一些黑天鹅事件,在这样的错综复杂背景下,如此混乱的经济形势,到底应该怎样看,我们是需要有一双慧眼的,这样对各位的投资才会有主题和主线。有请演讲嘉宾,也是我非常熟悉和尊敬的老师,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她将为我们一一洞悉。她今天演讲的主题是独特的危机形势与错落的未来前景,我们来看一看,是不是可以拨开重重迷雾,了解未来的前景到底如何。掌声有请。

【谭雅玲:】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来到广州参加华南投资策略高峰论坛,跟第一财经是非常好的朋友,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刚才王教授从宏观经济,包括社会文化、社会环境的角度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我长期的背景特色是跟金融有关系,一直在做金融的研究,现在的问题又发生在金融危机,我想用自己的一些经历过程和经验过程,包括专业和技术层面来论证一下跟形势有关、跟焦点有关,甚至对我们未来的前景判断有关的一些自己的独立思考,谈一些自己的观点。现在我们研究问题,包括面对舆论,甚至很多媒体的焦点关注,我们的偏颇性比较大,这个偏颇性实际上脱离了焦点本身的本质,被表面的很多东西困惑、迷惑着,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我们要走市场经济,要走发展中的强国经济,我们需要有专业,需要有品质,需要有理论。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三年四年非常独特的金融危机,三年四年中国非常复杂的宏观调控,我们需要的是思考,而面对现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人们缺少的是思考,随着媒体网络舆论的发达,大家只是在看问题,而没有深入下去思考问题,这样的角度可能对投资者而言,甚至对我们的企业发展而言,甚至对国家而言,都是非常不利的。因此市场化已经被迫的摆在中国的面前,无论角色、无论企业、无论个人,都必须面对市场化,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教训,去年10月、11月份通货膨胀指标从低到高,我们的政府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一个月之内用了16种行政工具,我们的通货膨胀没有掉下来,反而上去了,这是一个警钟。中国需要认识到市场化的必然临近,必须用市场的规范、理论、规律、经验指导中国的实践,透过这个角度,我今天的演讲在短短40分钟时间内,将我思考的一些问题做梳理,给大家做一些介绍。

按照主题,我从三个方面介绍。第一,国际形势纠结。第二,金融市场纠结。第三,中国问题纠结。

纠结这个词,是我在研究问题非常重要的一个核心词,如果从国际市场纠结的角度看,它纠结在哪里?存量和增速。在讨论世界经济复苏的时候,我们的媒体舆论、我们的分析判断得出的结论是什么,发达国家不行了、中国很行、发展中国家很行,这个结论从何而来,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这三四年是负增长,只有1%到2%的增长,所有发展中国家有多少增长水平,最低的6%,最高的14%。所以从增速的角度,得出了一个结论,发达国家不行了,新兴市场国家崛起了、中国崛起了,但是忽略了一个本质的问题、忽略了一个关键的问题,这就是发达国家有的是市场巨大的存量。美国占到世界经济24%,美国、欧洲、日本七个国家占到世界经济比重的60%,40多个发达国家占到世界经济的70%比重。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转轨国家加在一起,180多个国家,占到多少呢?30%。拿一个增速和一个存量比较,我们的结论对不对?市场的结论对不对?所以大家在争论三年、四年的金融危机过去了,舆论的主流所论述的是国际经济格局剧变,这个剧变的道理就是用增速来权衡。实际上,迄今为止,国际经济格局未变。即使经济总量中国超过了日本,我们在2010年第二季度超过了日本,日本人均世界第六,中国人均世界第153,透过这个角度想,我们最深切的感受应该在哪里?日本大地震了,日本的严重大地震,地震之后他们的灾民简易房屋、救助房屋,中央电视台报了,每一个灾民得到的简易房屋、救助房屋,两室一厅,冰箱、洗衣机、烤箱、浴缸、电视等等,这是他们的基本生活保障,他们是享受型的发达国家。我们也有大地震,我们还有更严重的自然灾害,我们的灾民救助房屋,我们的简易房屋,一间房子,板凳、桌子、椅子是生存型的发展阶段。

中国只是一个大国,不是一个强国。我们的定位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告诉我们的概念是什么,从行政经济、从政府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它的财富标准是什么?中等收入国家、低收入国家。我们刚刚从低收入走进了中等收入,从这个角度去看美国是什么样的国家、日本是什么样的国家,他们是发达国家。发达国家的概念是什么,自由市场经济,他们的财富标准是什么,高收入群体。一目了然,中国现在需要做的是什么,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国家迈进,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迈进。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只是刚刚开始。从这个角度去看,西方在吹捧我们,我们自己在表扬我们,西方懂得我们的诉求,对我们所用的战略捧杀。我们要意识到中国的弱点、中国的不足,美国这样的国家是最发达的国家,它不仅有实力和势力,它还有睿智,还有高级阶段的经验。

我们可以想一个问题,2010年第二季度中国超过日本,中国人很兴奋,这背后值得担忧的是美国人在1987年就做出了这样的结论,2010年中国的GDP总量超过日本,美国动用了1600万美元,以基辛格博士为代表,国家科研课题。所以我们要思考,20多年,美国人就在等着这个结果,还是在规划这个结局?这是需要我们深刻思考的。如果从这个角度去想,经济的状态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追求的东西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是需要用思想、是需要用脑子去认真的过滤、认真的量化,来仔细的分析和论断,而不是媒体舆论一个炒作、媒体舆论一个焦点,这样的盲从会失去我们的机会,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风险和压力。

我用了一个独特的危机形式,那么什么叫金融危机,已经完全的变异了。在座很多金融机构的人,刚才我们已经交换了名片,我们都是朋友,我们可以去想,我们经历了亚洲、拉美、俄罗斯、土耳其,甚至经历过英镑、日元,过去的金融危机和现在的金融危机一样不一样?我得出的一个结论:截然不一样。最突出的表现,过去的金融危机是惨重的金融事件,现在的金融危机是国家利益的全面收获。最突出的表现在哪里?亚洲发生金融危机、拉美发生金融危机,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大量的外国资本撤离发生金融危机的国家,而我们现在经历的金融危机,尤其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大量的资本涌入美国的金融市场。非常独特的金融危机,也可以说是非常诡异的金融危机,从这个角度来说,危机的表现、危机的结果,包括危机的冲击,这是截然不同的。

我们现在为什么会面临这么纠结的状态?第一个角度,规律被打破了。传统的金融危机规律和新型金融危机的规律是不一样的,传统的金融危机是价格暴跌,而新型的金融危机价格是一涨一跌,规律被打破了,为什么?发达国家在产业链的上游高端,金融在发达时期的高级,科技在垄断时间的权威,整个的态势,它处于绝对的优势。透过这个角度去想,它改变了周期,通过货币政策的释放,将周期的基本规律改变了。过去我们熟悉的外围市场,我一共做了28年国际金融,一年的外汇交易当中指数的变动1500点,而现在时代,一个月的指数变动会达到1500点,黄金过去每天波动几美元、十几美元,现在黄金每天晚上波动20美元、30美元、80美元。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改变了理论,我们面对通货膨胀,提出了加息,我们在不断的加息,我们的通胀在不断的上涨,要认真琢磨,变化在哪里,如果不琢磨,再拼命的加息,解决不了通胀,刺激了投机,对控制力面临巨大的考验。

过去的通胀,它的基础条件是什么,是需求。需求很大,决定了价格,所以你用加息,你用存款准备金率,用货币升值,可以解决。而我们现在面对的通胀,这跟需求有关系吗?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大蒜,是因为大家吃的太多、供不应求,还是因为炒作?大蒜被种下去了,蒜农刚刚将大蒜种下去,炒家来了,将大蒜整个产地买下来,大蒜生产出来,不卖蒜了,炒作价格,将大蒜的价格炒到最高点,然后卖蒜,这跟投机、投资有关系。传统通胀的基础是需求决定价格,而现在的变化和它的理论要素,投资决定价格,如果是投资决定价格,加息管用吗?不对路。货币升值管用吗?不对路。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因为投资情绪来了、投机情绪来了,过去我们只是商品时代,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转化到资本时代。国家这么大的经济力量和财富效应要做什么,扩大投资板块,增加投资回报率,将整个的资本市场活跃起来,解决中国通货膨胀的出路。

你要面对老百姓,股票赔了,股票不涨,炒房地产,房地产政策压制,那么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应该做什么?决策应该做什么?拓宽投资品种,增加投资渠道,给予投资回报率,能够化解通货膨胀。有正常的投资渠道,不用投机,有正常的投资渠道,不用炒作。

那么复苏的状态里会出现政策的效果和全球的协调,而现在复苏的状态代价太大,现在政策的效果风险也太大,现在全球协调机制困难太大。为什么说代价太大?巨大的投入带来了经济复苏,不可持续。2年不知道世界经济投入了多少,中国经济投入了多少,投资投放4万亿,实际加上地方政府9万亿,信贷投放17.5万亿,货币投放45万亿。所有的这些投机情绪和投资的状态,跟什么有关系?货币太多。货币的发行能量已经超出了经济能量,所以我们控制不住。政策的预期、政策的初衷得不到结果和结局,我们现在的货币政策是回归常态,如果要回归常态,市场的理解是不对的。6月份M2 15.3%,市场的一致论调收缩不要了,已经回到了15%,我们理想的标准指标。整个货币的存量有多大呢?80万亿。而过去我们15%的指标,它的存量是多少呢?不到40万亿。怎么看待宏观调控,怎么看待政策的效果,它的比较、它的参数是要论证的。不顾历史条件,不顾背景,盲从的论证,我们的货币调控变成了什么,我们的宏观调控变成了什么,左右摇摆,忽左忽右。

而西方恰恰揣摩到中国的这种状态,前期做多中国,现在要做空中国。做多的时候是为了什么?刺激你投入。做空的时候干什么?要套走你所有的利润。它玩的是这个战术,如果通过市场的专业,完全可以看透、看清。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我们的风险大,是跟我们的控制水平和能力有关。而我们过多、过大、过急的评价了我们的能力,忽略了真正有能力的国家,美元危机论、美元要崩溃跟什么有关系,美国人发行货币超标了,极端的发行,疯狂的发行,美联储开着直升飞机撒钱,控制不了了。这是我们看到的现象,这么简单的现象,美国人在做这个选择时没有意识到、没有评估到,我们太低估美国人了,我们太高看自己了。美国人为什么做这样的极端行为,跟它的货币地位有关系,跟它的全球霸权有关系。

过去美国货币的发行量可以覆盖全世界的经济财富,现在美元的发行不包括QE2,它覆盖不了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在崛起,所有国家的财富能量在增加,它必须更多的印钞票覆盖全世界的财富和经济,才能够垄断、才能够回收,它是这样的野心。美元的货币地位跟我们每一个国家截然不同,我们的货币发行量跟美国的货币发行量相等,甚至超过美国,但是我们的货币发行量99%是在中国境内,只有1%在国外,尚不合法。而美国的货币发行量60%在全世界,只有40%在美国的国内,所以我们面对的是通货膨胀,美国人面对的是通货紧缩,美国人用全世界的通胀解决了美国的通货紧缩。这就是美国货币地位的独到之处。

通过这个角度去想,值得思考全球的协调,以什么为标准?以发展的进程、水平、阶段为标准。而协调的过程当中,以合理、公正为标准。在这场独特的金融危机上,美国在揣摩全世界,尤其是在揣摩中国,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因为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透过这个角度想一个问题,20国集团是这场金融危机生成的一个新的事物,但是我们仔细想,20国集团替代了7国吗?没有替代。我们刚刚看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出了丑闻,全世界要重新选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总裁,谁决定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全体成员决定的。谁定调的?是西方7个国家,加上俄罗斯,8个国家首先在法国开会,决定了候选人。而我们实际也看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开会,世界银行要开会,联合国要开会,首先要开的是7国峰会,然后再开整体的全会。20国集团要开会,7国定调,7家没有消失,20国只是一个附属品。改变什么了?美国的一票否决没有改变,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份额最大没有改变,透过这个角度去想很多问题,值得去思考,世界经济应该改变什么,合理、均等。而在这个层面,发达国家是不愿意放弃的。

巨大代价的经济复苏不可持续,投入太多的前景不可控制,名目太多的焦点不可协调,危机一词被用滥了,所有的事件都叫危机,美国债务是不是危机?所有的名目都叫危机,越南金融危机,是不是危机?不是。迪拜金融危机,是不是危机?不是。现在西方发达国家是不是危机?不是。我们在讨论市场时最时尚的词汇是风险,风险的第一要素在防范,第二要素在应对,而风险最关键的第一步是识别,没有有效的识别,谈什么防范和应对。现在的风险,识别出了问题,所以防范不对称、不对等、不见效。整个危机的滥用,导致了我们对美国国债判断的失误。美国的国债是美国国家的问题,想一个最简单的问题,美国会让美国的国债引起美元的崩溃吗?所有人回答,不会。美国经营了200多年的美元,会轻易放弃吗?而更多的人在担忧,中国的美国国债会不会打水漂,如果中国的美国国债打水漂,美元就没有了,会这样吗?而恰恰这样的舆论使美元实现了贬值。因此事件的表象和事件的本质缺少论证,太简单的定性,太短期的定论,这样对我们识别风险带来的不利和被动越来越多,三年、四年的金融危机,中国最时髦的东西:抄底。我们都应该去想一想,我们的企业、投资者,甚至我们的国家,抄到的底在哪儿?得到的回报、利润在哪儿?

我个人这么多年对整个金融市场的研究,第一个论点,新型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不能一概而论,我们现在经历的时代,新型金融危机,它是识别风险的重要前提,因为新型金融危机意味着它是收获。传统的金融危机意味着受害、受伤,2008年我做了一个定论,未来这场金融危机的结果,美国人只是受了轻伤,欧洲人受了重伤,中国人是受了内伤。于是我还有第二个结论,现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时代?金融的时代是什么时代?美元霸权回归的时代。12年前国际货币体系是三足鼎立,而当今时代是美元霸权,三足鼎立变异了,第三级货币由日元变成了英镑,英国人已经不加入欧元区了。金融时代美元的霸权在全面的回归,我们想一个最简单,跟美债有关系的,美国人让美国的债务走到底线,崩溃了,全世界如果面对美元的信誉度,抛了美元,这个时候会买什么?一定会买欧元。过去美元和欧元相比,美国比欧洲好。如果现在美元的债务恶化了,坏和坏比,欧洲比美国好,美国人努力了12年,跟欧洲较量,会轻易的将市场让给欧元吗?这要从深度、本质和它背后的角度去论证,尤其是欧债危机,要想的第一个问题,欧洲是现在有问题吗?不是。

欧洲从一起步就有问题。第二个角度要想的,欧洲的问题它关键点应该在哪儿,大国、核心国家,而我们面对欧债危机,炒作最严重的第一个是冰岛,第二是希腊,第三是爱尔兰,这三类国家是焦点。再想一想,冰岛不是欧元区,希腊是欧元区最差的,爱尔兰是欧元区经济增长最好的,筹谋者在干什么?验证欧元的承受力。看最坏、最好,不是能够对欧元产生什么影响,西班牙在欧元区占比最重,意大利在欧元区占比最重,德国在欧元区占比最重,而他们不是焦点,因为让这三个国家成为焦点,欧元死亡,让前三类国家成为焦点,抖散欧元的向心力,首先就是英国不参加了,第二是过去参加欧元区,60%以上的国民同意,现在的欧元区60%以上的国民不愿意有欧元。第三个角度,未来德国会不会退出,拭目以待。我们的市场只是看到日元在升值,而日元升值的背后是帮助了德国、压制了中国,一箭双雕。德国和日本产品模式雷同,机械制造业、能源的处理、矿山的开采、环保的处理,产品雷同。日元不断的升值,将出口的优势、机会给了德国,德国去年的经济增长3.6%,德国出口对经济的贡献度48%。德国已经表现出了不耐烦,要把欧元分为两类,不愿意救希腊,德国人已经出现了退出欧元的呼吁。

美国是有筹谋的,中国愿意说阴谋论,阴谋论会带来什么?我们思想的不重视,我们对它蔑视和敌视,我们如果提升到筹谋、阳谋、战略,我们会高度的重视。透过这个角度去想很多问题,值得思考美元霸权的回归,到底跟什么有关系,跟战略筹谋有关系,市场基本的论调基本位回归,想一个最简单的问题,黄金世界的概念,美元、美国的概念。美国要哪一个?很简单,美国的概念。而美国现在推金价是为了什么?第一保自己,大量的持有黄金是防范美元的风险。第二,是要给竞争对手以最后的底线,冲刺,谁啊?德国、欧洲。欧洲现在还有什么,经济不行、金融不行、贸易不行、投资不行,它现在还有什么,还有一块就是财富的来源。除了美国之外,巨额的黄金储备。美国人将金价推的如此之高,会不会使所有欧元区国家卖出黄金,如果卖出黄金欧元必死。这个角度想,黄金价格的上涨是有战略的,不是就价格而价格,背后是有国家利益的。

那么我第三点想讲全球金融格局未变。对中国要有一个准确的定位——发展中国家,对美国要有一个准确的定位——发达国家。二者之间的差异、二者之间的效率、二者之间的实力截然不同,更多的人愿意说人民币有魅力、美元有问题。美元的地位是什么?主导货币。人民币的地位是什么?本币。那么我们怎么看待我们的环境,怎么看待我们的外部因素,这是非常重要的。

对未来前景的判断纠结。纠结点在哪里?高涨与下跌,我做的简单判断,高涨会越来越明显,最简单的推论,金融危机可以改变很多,唯一不改变的是市场技术,所以从历史阶段退过来,我们今年面临的是价格高涨,那么比较简单时间段,08年下跌,09年继续下跌,10年上涨,11年扩大上涨,基本规律没有改变。华尔街的人也在交流,所有金融危机都改变了,千变万化,唯一不变是技术,有涨有跌,涨大跌大、跌大涨大,这个基本规律没有改变。从这个规律去看,识别风险的风险要素在哪些区域?欧元、亚洲、中国。欧元的问题前面讲了,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原因没有改变,高出口、高投资、高增长、高储蓄,中国的问题有没有改变?07年我们就是贸易量大质低,我们现在依然是贸易量大质低,而现在人民币升值将我们的量打没了,过去我们是世界工厂,而人民币不断的升值,世界工厂的第一位是墨西哥,第二位是印度。过去耐克鞋在中国基地生产,现在的耐克鞋在越南基地生产。

我们的货币、我们的政策在做什么,自我的残杀。怎么看待我们的汇率,所有的汇率问题是中国纠结所在。从国际市场,它的机会在哪里?黄金、外汇、期货。它的风险在哪里?股票、海外投资、人民币。投资海外成了高潮,请问一句,中国到了投资海外的高潮吗?我们的西部需要投资、我们的农业需要投资、我们的社会保障体制需要投资,我们的舆论和战略为什么要推投资海外高潮?

第二个角度,消费海外高潮。人民币升值了,到海外读书、到海外旅行、到海外买名牌,回过头来仔细想一想,帮助哪一个国家的消费?我们的温总理带代表团到日本灾区,日本政府给我们每一个代表团的成员发了消费袋,中国的代表团用自己辛苦的财富帮助日本拉动消费。我们的舆论是混乱的,没有主次、没有内外去论证,人民币走向海外高潮,美国是有美元制度走向了美元份额的垄断,中国尚没有人民币制度,参考一揽子货币,空壳,只有政策宣言,没有框架,所以我们要推人民币国际结算。金融的改革不扎实、不踏实,没有专业、没有技术含量,这样的发展对我们有好处吗?从这个角度去想,中国经济金融本身是跨越式的、超越式的。

刚才王教授讲了,更多的经济学家在讲三架马车,我们的舆论停留在马车上,而中国经济的本质是什么出现了问题,轨道出事了。马车代表的是什么,出口、投资、消费,轨道代表什么?产业链,农业、工业、服务业。农业是中国最弱的产业链,农业是中国的国情,我们的定位是农业大国。那么马车是因为轨道出事,我们现在要做的内功是强化轨道、改革轨道。农业最大的问题在哪里?现代化。这一轮金融危机当中,美国的农业鼎立了工业的下滑,所以我们要思考,我们现在面对美元应该怎么判断,美国到底是强还是弱,以弱为主,弱对他有好处。如果美元是弱,所有货币面临升值,所有大宗商品面临升值,我们面临的是通货膨胀。一虎一席谈所有专家在争论,通胀拐点来了,通胀会继续高涨,我们农业的问题没有根本性的解决,这一轮我们是农产品、食品价格高涨,能够解决中国的通胀吗?所以通过这个角度去想,中国最大的问题应该在哪里?我们应该面对中国自己什么样的问题?人民币汇率的自主和自我,应该用规律、用趋势、用中国自己的状态来应对人民币,人民币不能再升值了,再升值会对我们现在纠结的宏观调控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上半年出来的报表,中小企业已经是损失了,外资银行在华通过人民币是收获了。这两张表格的对比,值得去思考,我们的汇差让谁赚走了?外国人。我们的利差让谁赚走了?外国人。外国人在中国投资双赢,中国人自己的劳动价值双损。我们要思考中国现在的宏观调控,应该针对中国的问题,应该找出中国问题的症结,有所突破、有所改变,而不是只喊口号,只有中央文件。而是要针对中国的软肋和自己的毛病去改变、改革,三十年前我们改变、改革了,我们进步了。我们现在依然处在改革和改变的时代,三十年前我们的计划经济、优良的品质、社会责任、企业道德、国家义务,一场市场经济不要道德、不要义务、不要社会责任,利润、金钱、商业,改革是盲从的。我觉得广东的投资者、广东的企业家,在现阶段的中国应该追求什么,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所要追求的东西,应该是创新的技术、高端的品质和有效的结果,以及特色的产业,这样对中国的长远才会起到比较大的好处。

从金融的角度来说,中国现在不够专业、不够技术,在座的各位是股票投资者。我们可以想一想,我们股票市场的基础是什么,资金。用资金砸出来的市场不可持续,我们去看华尔街,我们去看香港,我们去看欧洲的股市,他们的股评以什么为标准?企业的资质、产品的利润。我们的股评以什么为标准?以政策的现金流、政策的投放,所以我们股市的偏差要纠正的问题在于专业、技术,这样对中国股票市场的资质是有好处的。就讲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股票高涨,全国人民害怕政策入市,股票低迷,A股的人、全国人民期待政策入市。正常吗?透过这个角度去想,中国的股市是一个效率、结构、专业,全面的改革和修整,而不是单纯的依靠政策推进的资金来期待中国的股票。我们的投资理念应该多元化,多一点国际市场,促进中国市场的完善,多一点外汇的概念,形成中国市场的健全,看一下市场的趋势,抓住机会,获得投资的利润。这样对中国的市场健康发展是非常有好处的。

我的很多观点,只是从我个人研究的角度、观察到的角度做论证,我并不希望大家一概而论接受我的观点,面对独特的金融形式,面对中国非常复杂的宏观调控,每一位投资者,我们每一位企业家,甚至包括我们的决策,需要的是思考。要深入下去思考问题的症结,找出出路,而不是简单的炒作舆论、追踪舆论,耽误了我们的事情。08、09年已经耽误了我们的事情,在这场独特的当今形势,要抓住机会,使我们中国转变、突变,中国经济一定有希望。

【主持人:】听完谭雅玲院长的讲座至少是醍醐灌顶,在这么浮躁的社会中,作为投资者,还是应该多认认真真的思考一些问题,多了解,让自己有更高的高度。希望您能够多来华南,给我们多上上这样的课。

下面请谭老师为我们现场的听众抽出一份大奖。

问谭老师一个问题,您刚才提到目前整个世界的经济金融格局没有发生完全的改变,目前来看好像美元是一个弱势的状态,是不是如果到了需要的时候,美元还是可以变成强势的地位?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现在申购买一点美元,是一个理性选择吗?

【谭雅玲:】相对人民币在一个上升的通道,大家不一定拿着美元去换人民币,相对而言换回美元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我个人认为人民币升值的空间有限,官方已经开始抵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态度,认为人民币被低估百分之二三十,这是不对的。人民币资金市场远比外汇和黄金市场的流量大的多,这样单边的状况出现,给我们央行对冲,包括我们的货币协调,甚至我们的外汇储备,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压力。我们的外汇储备在增加,货币发行量在增加,实际上是跟市场的结构扭曲有很大的关系。而相对于美元,我们要认识到美元为什么要贬值,因为美国的跨国公司在全世界已经布局,美国所有的跨国公司用美元贬值,以最小的代价赢得全世界最大的市场份额,这是美国国家利益所为。这样美元的价值、美元的地位要充分论证,美元60%以上的市场份额,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很难改变,我们应该通过外汇市场、黄金市场,中国已经有的非常健全的市场,通过投资、通过打理赚更多的钱,而不是简单只懂股票基金。投资专业、投资技术理念我们要修正一下,要转移一下,这样对投资者有好处,对国家整体的经济结构调整有好处。外管局说藏汇于民,为什么落不下来,有监管的责任,有管理者的责任,也有市场的责任,因为所有人面对人民币升值的状态下,关注短期,拿着美元换人民币成为一种潮流。从宏观调控的角度来说,应该是全民共性的责任,而不仅仅是中央政府的行为。在中国的宏观调控当中,过去我们非常讲国家的凝聚力,而现在我们也需要政策的扶持,使中国的国家凝聚力重新恢复。

【主持人:】风险和收益是要对等的,如果我们现在冒着人民币升值所谓的风险换美元,我想知道我们的收益是不是能够得到对等?

【谭雅玲:】人民币的升值,我自己研究的角度来看,它不可持续性,或者是有限性很大了,三年多升了24%左右,应该是不可持续,第一是违背了规律。如果看六年、七年,所有市场价格有上有下,人民币只升不下存在很大风险,想想我们的股市,从暴涨到暴跌,我们想到了吗?而现在人民币的追求,跟当年一样,我们要改变我们的思路,观察市场的风向标。外汇市场也是非常灵活的,交易量很大,一天的交易量全球五万亿美元。美国在运用整个市场的打理上非常灵活,而且是有组合拳的,市场可以揣摩,我观察了四年,第一轮美元贬值,它的代价在欧元身上,而帮助的助手是英镑,英镑涨到2.01、2.02。第二轮美元贬值,欧元依然是主要承载者,因为欧元在美元指数中占到57.6%,同时还有一个助手,瑞郎升了两年多,前所未有的升值。第三组已经来到我们面前,澳元和新西兰元,最后一轮马上要来临的是加元。美国的配置是有组合拳的,长期跟踪外汇市场,它的交易数量规模非常灵活,第二是可以走交叉盘,风险规避机制非常好,这样你就可以学到很多专业的技术,对你的专业转变、对市场判断的这种基础条件成熟是非常有好处的。中国已经不得以走了市场化,所以我们参与更多的国际规范的市场,对你的技术、对你的收益、对你的风险规避都是有利的。

紫青双剑手游破解版ios版

萌妖传手游

七星彩下载最新版本

剑圣挂机游戏